网红直播专业内容生产平台刷粉成业内潜规则

  网红直播早已成为热词,也站上了资本和市场的风口。随着各路资本和机构的推动,网红直播正在不断发生变化。从范冰冰等传统娱乐圈明星放下架子加入直播行列,到PGC(专业内容生产)节目《Hello!女神》在网红直播领域跑马圈地……“专业内容生产”开始助推行业发展。

  网红直播势头凶猛,却也有隐忧,各个直播平台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刷粉”。业内人士表示,主播刷粉已经成为视频直播行业的“潜规则”,有平台通过数据造假来营造火爆直播场景,并以此骗取融资。

  娱乐圈明星加入直播阵营引起的“围观”,是“专业化内容生产”的最直观体现。刘诗诗、刘涛、范冰冰、Anglebaby等一众明星纷纷加入主播行列,在各个直播平台露脸,除了本身的名气之外,背后专业的运营团队功不可没。

  “对明星而言,他们只是把移动直播当做一个网络营销和新媒体互动的功能,偶尔直播一下展示亲和力。”《今日网红》创始人彭超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明星并不会长期驻留在直播平台上,一是有自降身价的感觉;二是明星的时间成本太高。

  与娱乐圈明星不同的是,以“赵家班”为代表的东北二人转演员也将其专业表演放在了直播平台,其吸粉效应十分明显。

  除了明星团队入驻直播平台外,“直综”(直播综艺节目)是PGC的典型案例。腾讯视频在2015年推出《我们15个》,优酷2016年5月推出《潜行者计划》,均以24小时直播为噱头。

  直播平台与传统综艺节目的合作也是一大趋势。如花椒直播合作《超级女声》、《非常静距离》;映客直播合作《我是歌手》;网易、熊猫直播《鲁豫有约》采访王健林等。

  而王思聪创办的熊猫TV也开始布局直播PGC制作,其投资并监制了PGC真人秀《Hello!女神》。

  “PGC是很好的模式,能够提供高质量的内容,方向没错。”彭超认为,但对于平台来讲,采购、合作方面,PGC内容成本太高。对于个体主播,成体系的PGC还是很难。

  随着网红经济的兴起,资本对于网红直播的追逐可以说到了“宁可错投,不可错过”的程度,直播领域的投融资热度持续升高。

  2016年1月,映客获得昆仑万维领投的A+轮8000万元融资;3月份,易直播获得A轮约6000万元融资,三好网获得亦庄互联基金领投的Pre-A轮7500万元融资,斗鱼TV获得腾讯、红杉资本等B轮1亿美元融资;4月份,早道网校获得YY领投、华创跟投的A轮1500万元融资。

  多位视频直播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原了直播平台“刷粉”大致的算法:直播开始时,自动匹配21个机器人用户进入房间,从而让没有关注度的主播,也能造成有人观看的错觉;有用户进入时,自动以1:10左右的比例,匹配机器人进入房间,从而让房间的数据更好看;有用户离开时,匹配的机器人不离场,保持表面上的房间热度。

  直播平台都是被迫做机器人粉丝,觅蜜直播创始人朱达欣告诉记者,这可以被视为一种营销或者导流手段,任何网络端产品都会有机器人存在,只不过机器人粉丝在视频直播中更容易被看出来。

  朱达欣表示,视频直播是交互性很强的平台,机器人参与交互会相对困难。事实上,一些电商平台、游戏平台、社交平台都会有机器人存在,只要是有网络社群的地方,就有机器人粉丝存在。

  此外,多位业内人士还指出,刷粉已成视频直播行业的潜规则。“为了吸引用户,刷粉现象不可避免,为了获得更多投资,许多直播平台也会通过刷粉制造更好看的数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