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雷人的“黑客”如此接单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很明白现今装备的重要性,于是我把自己从头武装到脚,包装上了全黑的紧身夜行衣和戴上墨镜。这样我看起来就很黑很客了。

  司机下车后,打着强光手电筒找了好半天才找到躺在地上的我,说了一句:“原来木乃伊也有黑色的。”

  路上行人稀疏,夜色迷朦,我觉得在这暗夜中隐隐有股飒飒的凛冽的英气的风在流淌,在舞动,在我刚撞散的大牙缝中飘摇进出。

  慢慢的,我就到了目标地,任务是窃取那人的上网密码。对于一个娴熟的黑客高手来说,不消片刻我就已能将随身所带的手提电脑打开,接上无线上网卡,打开要用的程序了。接着就是怎样窃取,方法是我趴在他窗前,密切注视他的举动,等他在键盘上打密码时迅速记下来,然后用手提电脑在已打开的记事本写上,再立即通过无线上网传真到家里的传真机上保存下来。

  可那小子在我来之前已经输过密码了,害我在半夜三更趴了大约两小时他都没有要再输一次的举动,所以我惟有让他死机了。让他死机简直是易如反掌,当然这只是对我这种高手或同等技术水平的专业人士来说的,家庭观众就不要模仿了。具体操作就是用一块红砖扔他的电脑,肯定死的。砖到用时方恨少,我找了很久,用了接近两小时才在一个很远的地方找到,副作用是跑得太远,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经过辛苦问路,我才回到目标地,可惜又忘了拿红砖。

  做一个黑客真的不能懒,要黑人家机子就必须循规蹈矩、好好地、认真地黑,于是我决定剪他家门外的电线,让他没电死机。当他隔壁邻居的屋子被断电而漆黑一片时,我触电晕过去了。约莫一小时后,手机有来电才把我弄醒。

  作为一个黑客,手机当然不能有铃响声,但我又是如何得知有来电而被弄醒的呢?这里有个窍门,是我历时半年反复试验才明白的,简单点说就是将手机调为振动。

  电话是客户打来的,他很歉疚地说,想将任务更改一下,就是不要破坏他的电脑,只将病毒种在他电脑上就行,酬劳愿意给我双倍。我说没问题,请相信我,等我好消息。

  我在附近偷了人家晾衣服的竹竿,再把衣架做成一个抓钩绑在竹竿上,趁他上厕所的时候把他的手提电脑从窗户给钩了出来,再把我自己的电脑给换回去,然后就溜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