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圈怪象:回归手机智能硬件为何逆行?

  随着智能硬件终端的崛起,整个互联网世界正在向物联网时代迈进,而决定着整个物联网的核心关键无非两方面:一是软件系统,二是硬件终端。当经过两年的野蛮生长,硬件在配置参数、外在形态的各式花样的比拼上遭遇瓶颈时,手环、手表等智能硬件们的生存日趋被逼入窄胡同。那么接下来,突破口显然又该回归软件了,一条由硬变软的回归路。

  关注科技圈的极客们可能也注意到这种怪象了:一些硬件初创团队一直声称干掉手机,自己硬件不断打出主动感知和无感互联的特性,让作为第二屏的手机逐渐失去意义;而与此同时,一大部分科技巨头却选择了截然相反的道路:耐克去年停止开发FuelBand运动腕带事宜曾引发轩然大波。不过耐克表示其正将重心由硬件转向应用专注于体验软件,耐克没有放弃数字健康业务;一向有着惊人胃口的Facebook继续“鲸吞”,收购一款可以记录用户每天运动轨迹和行走步数的健康类应用——Moves;“硬”苹果一口气接连推出HomeKit、HealthKit、ResearchKit一系列跟“软”相关的应用……

  想象背后,外界可以看到科技大佬均将目光重新聚焦之前被用作数据采集和计算的中心智能手机上,踏上了一条回归路,而背后隐藏的或许是——硬件产品们已吹响进军算法的节奏。

  巨头将视线重新聚焦于手机意味着对软件、数据、算法的重视,更是对用户粘性的期待。他们非常清楚的一点便是——仅仅依靠收割硬件端的韭菜是不牢靠的,否则会出现手环类产品经常出现的痛点——如极客们所见,归因于无法解决用户粘性和使用效果的问题,大部分用户会选择在3到6个月将其摘下手腕,躺在角落里重灰。

  这意味着,智能硬件们不仅摆脱不了手机,反而更依赖手机。承载软件应该和算法的手机依然扮演整个物联网世界的主角。调查数据显示,智能手机用户平均每天查看手机约34次,使用频繁者查看手机的频率更是高达每6.5分钟1次,手机已经是每个人的新“器官”。

  Google Glass之后,一大波智能手环、手表、水杯等软硬结合的智能硬件产品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借力于手机APP,让作为入口的硬件端正被注入“互联网基因”。这其中,我们可以看到三股力量:

  创业团队模式:国内创业团队还处于类似“作坊式”的起步阶段,参与力量的不同背景首先就注入了各自在“人工智能”梦上面看起来并不一致的理念及产品,同时也暴露出各自的软肋,最大的无疑是资金与团队配置问题;

  基于互联网用户的产业重新整合(例如小米):以粉丝营销的方式让产品先沉淀科技圈,然后慢慢渗透至大众圈是很多智能硬件都在参考借鉴的成功模式;

  传统制造业的开放式创新(例如飞利浦、海尔):当传统工业社会的巨头插上信息时代的翅膀后如虎添翼,最大的优势在于有庞大的用户基础及整个产品生态中的各种资源。海尔模式在张瑞敏一再强调互联网思维后开始发力智能家居。同是家电领域的飞利浦也转型智能家电,近几年在柏林消费电子展IFA上推出多款智能硬件。在这种模式中,可以更明显地看到由硬变软的回归路。

  以飞利浦近期出品的SmartAir 330车载空气净化器为例,其更多的功能亮点正是呈现于手机,借力手机App,让硬件正在变软。

  从上图可以看出,手机不仅仅是配合净化器,在某些方面上甚至操控飞利浦SmartAir 330车载空气净化器,充当主角作用。不仅可以远程操控调节风挡应对车内环境,还可以以定时预约的方式让用户在上车时就会享受洁净车内空气。众所周知,一款优秀的车载净化器事实上需要具备几大要素:净化功能,对于空气颗粒污染、化学污染以及细菌病毒等有害物的过滤功能;智能时代必须具备的智能因素,整个连接和采集数据方面的极简性。手机在这几方面均将SmartAir 330车载空气净化器的自身亮点发扬光大,同时也解决了很多同类产品无法解决的用户痛点。

  不止如此。经笔者体验,SmartAir 330车载空气净化器在手机上呈现了更多关于空气质量的数据:车内与车内、即时数据、历史数据以及周期性数据。

  飞利浦如此周密地布下“数据阵“当然是想通过硬件采集端一点点积累个体数据,当强大的云端数据不断累积便会激活,未来便可以达到情景计算。比如Google now目前已背靠Google庞大的搜索数据,并利用强大的算法对数据进行分析挖掘,并结合地点和时间做相应的推送。按照这样的思路,未来进入某饭店,一款精准的硬件便可以为你推荐最爱吃的菜是炒鱿鱼,某个下班后的午夜,它可以提醒你周边X米有危险不明物出没。

  也正如百度云首席架构师侯震宇所言:“硬件领域发生的变革并不单纯是硬件本身,而是硬件+云服务+商业模式的综合性变革。” 这正是下一轮硬件发力的大方向。飞利浦和其它科技巨头的动向也正透露此点。

  所以从本质上讲,巨头们的此次回归路实际上是一个硬件升华的大方向,代表了2.0时代硬件们理性反思——大数据在2.0时代将彻底释放、流淌,以“一对一”精准服务用户来反哺硬件的采集、软件的呈现。

  当然,笔者也并不同意顶级投资人马克·安德森“软件吞噬世界”的片面说法。否则为什么苹果为何选择让博柏利(burberry)的“女魔头”来担任零售主管?想让外观控的用户掏腰包,当然首先要保证先赋予硬件以魔力。品质之后,再回归手机,来场软件方面的气质熏染!

  王小琉(个人微信wangxiaoliu203406),科技专栏作者,前中央媒体人。

  智能硬件体验者;IT&科技领域观察者、记录者、评论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